亳州清音
訪問次數:3706 信息來源: 市文旅局 發布時間:2018-08-13 10:26 文字大小:

   在亳州悠久的文化長河中,繁衍出諸多文學藝術形式,清音,就是其中雅俗共賞的一種。

  亳州清音的“曲牌子”格律較嚴,有一定的韻律,套數,字數,曲牌子有130多個,又分“正牌”與“雜牌”。有勾兒調,柳兒調,琵琶玉子,馬頭調;瑤調,秦調,老合調等等。現流行的只有30多個牌子了。

  正牌子有:滿江紅,石榴紅,秋山隱,秋聲賦,落江雁,蝶戀花,風入松,夜落金錢,陽光三疊等。

  雜牌子有:剪草花,坡兒下,寒口垛,軟詩篇,硬詩篇,新鳳陽,老鳳陽,蓮花落,三句平頭,太平歌,鼓尾,大小數板等。

  每唱大段子或小鼓片,以“三句平頭”開頭,“鼓片”終結。不過,也有例外,如:《水漫金山》,《小黑驢》,《小禿鬧洞房》,開頭用的曲牌是滿江紅或鳳陽歌。

  清音的唱腔特點是:音多字少,屬聯曲體,由引子、曲牌和鼓尾三部分組成。在演奏形式上,也是靈活多樣,使用的伴奏樂器有三弦、古箏、墜胡、二胡、揚琴、八角鼓、挎板等。其中,三弦奏主旋律,其它樂器為伴奏。演唱前,表演者需要先奏八板、上河調、鳳陽歌,無論哪一個,段子必須是“三句平”起唱,中間唱曲牌,用鼓尾結束,成為一套固定的演唱形勢。    在樂器伴奏中,八角鼓和古箏尤具特色。八角鼓是清音演出的專用樂器,此鼓圓形,周邊有八個角,直徑約20公分,高約4公分。一面蒙上蟒皮,八個棱角上各開一空隙,期間橫貫一根銀絲,銀絲上貫穿一對小銅鈸。鼓框紫檀木制成,八個角均用象牙所制。其操奏法是掄,打,搖,推,一經操起,泠泠然的銅鈸聲和咚咚響的皮鼓聲同時發出,別具風韻。古箏操之較難,講究打,掄,抓,顫,揉,扣,壓。其音色沉郁古雅,聞之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二

  清音,又名八角鼓,原是宮中的一種高雅“清賞曲子”,故謂之清音。溯其源它是元散曲的流衍,其曲調制作十分考究。有成套的“曲牌子”和文雅的唱辭。“一曲新詞酒一杯”,新曲詞均出自學士和樂師之手,特供帝王貴妃清賞。爾后,王公大臣也爭相效仿,繼而傳到民間。

  隨著軍閥混戰和抗日戰爭的爆發,亳州經濟社會遭到嚴重破壞。悲哀蒼涼的情緒彌漫,清音這種帶有樂觀娛樂特色的曲藝形式,很難再引起群眾的興趣。清音發展陷入停滯狀態,三家戲社中有兩家因入不敷出而倒閉。僅剩李義亭的樂義社艱難維持。作為一種傳統文藝,清音走過了它半個多世紀的輝煌之后,開始走向衰落。

  清光緒年間,亳州出了兩個顯赫的大官僚—姜桂題(昭武上將軍,熱河都統)蔣國棟(皇宮幫辦),由他們把這一宮廷曲藝引傳到亳州。由于“三曹”(曹操,曹丕,曹植)遺風在亳州經久不衰,精通詩詞音律者人才濟濟,幾經這些文人雅士的改良豐潤,“亳州型”的清音藝術更為動聽。當時亳州誰家逢到婚喪壽慶,都要請來“清音班”演唱。

  清音不僅曲調悅耳高雅,并且演唱時特別講究儀表和臺面。上演者均為中年男性,衣冠肅楚,正襟危坐;操樂器伴奏者九人,座列有序。主唱者手執檀板,溫文悠然略一示意,檀板一拍,古箏悠緩奏起,使聞者心沉而氣靜。片刻,琵琶三弦相繼而奏,時緩悠時急促,悠揚清越。序曲將終,此時檀板拍起,八角鼓協奏,主唱者開唱,其余上演者可以時而和唱其尾聲。主唱者每當唱到忘我時,則合目晃首一詠三嘆,大有老夫子吟哦唐詩之情味。

  清音演唱均在晚上。場面上設三張八仙方桌相連,上放玻璃風燈,燈上寫有該清音社的社名。桌上盛放時鮮瓜果,香茗香煙,演唱者除去啜香茶外,從不食其他果品,以顯示有紳士風度。

  清音剛一出現,就受到亳州百姓的熱烈歡迎。一時間,城里的街頭巷尾,農村的十里八鄉,唱清音者無處不在,聽清音者人頭攢動,清音成為群眾喜聞樂見的一種民俗文藝。很快,清音在亳州的發展達到了鼎盛時期。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有亳州清音。

  解放后亳州清音受到各級文化部門的重視,1980年后安徽電臺派員來亳拍錄清音老藝人吳堃先生唱的《滿江紅》一曲,聞之令人陶然而神馳。2007年7月,安徽省文化部門下發通知,要求地方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申報工作,亳州戲曲家協會秘書長的趙明海和譙城區文廣局的羅東亞主任整理有關材料,將亳州清音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上報到了省里。2008年,清音戲被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上一條: 大班會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下载安装